立冬

{ 2019-11-09 /2 }

天暗了,灯闪了,便利店开张了。你就那么样像个呆子一样,穿着一身盔甲,头上缠着可笑的带子,还是会发光的,一闪一闪的带子。


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在一个小屏幕上买东西了?你在风中屹立了我半生的时间,却仍巍然不动,傻不傻?


我居然还在儿时对你艳羡不已!曾经那么想拥有你,因为你肚子里仿佛有数不尽的缤纷糖果,我怎么也吃不够的甜。我傻不傻?


对了,你可能不知道,前几年有个日本人说他家门前也有一个和你差不多的便利店——哦他们叫他杂货店,和你有关系吗?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吧?你能相信吗?你那兄弟有特异功能,人家可以帮人解忧。我认为你也要努力一下了,当然咱不能看人家干什么咱也干什么,你只要能穿越就...

{ 2019-11-07 /5 }

小山


我不知道一般来青岛的外地人会不会去小鱼山,因为它实在太小了,小的就如某个王府的后花园。更重要的是,和它咫尺相望的大名鼎鼎的信号山也就一箭之地而已。



一个晚上,我回来的迟了些,出租车大概也是不愿意钻巷子送我到住的地方,很随便地把我一丢绝尘而去,正好就是小鱼山的山门前。由此,我才惊讶地发现这里与我住的地方只隔了一个转角的距离。



于是次日清早,我叫醒妻子说,带你去个地方呀。



青岛早上的空气与我去过的其他海滨城市不同。尽管那也是清冷而潮湿的,却独独缺少了海的咸涩。我们用力呼吸着走在同样潮湿的石阶上,周遭被浓浓的绿色包围了。耳边不绝回响几只海鸟的啁啾...

{ 2019-11-05 /1 }

杨州巷



都说杨州慢。


那个“慢”,藏在巷子里。



杨州的巷也在慢慢的被灰色丛林吞噬着。但每一个繁华里都有一些倔强的花。尽管也在变,却从未放弃绽放。



保留下来的巷子尽管也一变再变,可那分“慢”一直都在。它没有京城胡同的百味杂陈,不像沪上里弄的螺师道场,那一分从容,一分寂静,和一分悠悠即是杨州的一分“慢”了。



蜗行在巷子里,总能感受到一切的清爽利落。没有占道的车子,没有蓬蓬的爬墙虎,没有成堆的垃圾。偶见门前的一对石墩,窗台的一排盆栽,门廊里的两只懒猫。邂逅转角处站在门前的老人或收废品的三轮车,还以为那一刻回到了童年。



如今没...

{ 2019-11-01 /1 /3 }

老家伙啦

我又回来了,想找块儿干净的地方真不容易,LOFTER算不错了。

{ 2018-09-14 /2 }
{ 2018-09-14 /1 }

人类驯化了动物,城市驯化了人类。

{ 2018-05-19 /1 }
{ 2018-05-19 /1 }
{ 2018-04-10 /1 }

冬,海

烟雨蒙蒙不只是浪漫,还有艰辛。

冷电影

好像老点的好电影都挺冷的,推荐一部同性电影吧,只所以推它是因为这是最内敛的同性题材电影了,但却是直接掏出藏在心底最深处的,可能你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东西。
这部电影叫《东宫西宫》。

{ 2018-03-18 /1 /9 }
 

我的书签

我回来了

lofter不能读取iphone共享在iCloud的照片,每次还要保存一下,真懒得发片了。

{ 2016-08-11 /1 }

这里有绿荫,这里有山丘,这里有阳光,这里有潮声,这里有厚重的历史,这里有时代的书香,这里是高级学府,这里也是博物馆,这里是浙江大学之江校区

{ 2016-04-26 /20 }
{ 2016-03-31 /3 }
{ 2016-03-28 /1 }
{ 2016-03-28 /1 }
{ 2016-03-16 /8 }
{ 2016-03-14 /1 }
1 2 3 4 5 6

© 披头 | Powered by LOFTER